陶陶兀兀大醉于青霄白昼间

给云开站子写的潘老师生日应援文。
吹一波神仙一样的站子!
蟹蟹糖老师的图! @给点糖蹦蹦跳

大概就是这里了吧。
潘粤明这一路打听过来,几乎没有人知道浮桥这个村子的存在,要不是那封求助的信还好好地放在他的箱子里,他简直都要怀疑起这一切是不是他的幻觉。最后还是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指了一个大概的方向。
“怎么还会有人去浮桥呢。”流浪汉睁着浑浊的双眼望向潘粤明离开的方向,口中喃喃。
有好事的人问:“那里有什么吗?”
他笑着摇头:“那里什么也没有啊。”
穿过狭长的幽暗山谷,脚下的道路逐渐开阔。村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,一望无际的碧绿田野,辛勤劳作的人们,间或有小孩笑闹着从田埂上跑过。
那么信上所说的“沉睡的村落”又...

【东歌】正确的雪天滑倒姿势

很短。

一切都是作者胡编乱造,与现实真人无关。
 

 

01

下雪天必不可少的就是堵车啦。

平日里只要五分钟的车程,今天足足走了四十分钟。眼看着路口的红绿灯红了又绿,而公交车丝毫没有前进的迹象。

胡歌挤在一群同样赶时间的上班族中间,估摸着彻底来不及铁定迟到之后反而淡定了。要是没偷懒自己开车会不会快一点?算了吧就这一路漂移的路况,能顺利开出小区大门就是奇迹。

 

 

02

微信群里同事阿甲发了一张朋友圈截图:未婚的姐妹们,今天没事去路上转转,铲雪的小伙子都是机关事业单位的,看中谁,脚一滑,往谁跟前一跌,缘分就开始了~

下面一排都是姑娘们...

“呵呸!两个痴虫,你看国在那里,家在那里,君在那里,父在那里,偏是这点花月情根,割他不断么?”

【风楚】梅子黄时雨

答应镜砸 @Carine是只小羊驼 的风楚。

勉强算是民国时期,一切都是作者私设。

夹带了一丢丢伞修私货抱歉。

 

六月梅雨时节,小雨淅淅沥沥落了大半个月,薄雾如轻纱一般笼罩着整座江城。乱世里战火纷起,这座城市安静地栖息于群山环抱之中,仿佛一个被纷争遗忘的桃源之境。

绵延的青石小巷中,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挑着货郎担一摇一摆地走,担子里装的是丝线、绣绷之类的活计。孩子只顾低头走路,心里盘算着生意一直不好,家中年幼的弟妹还嗷嗷待哺,听说省城里厂子招工呢,是不是该另寻出路了。

也许是太过沉浸,转弯时他才听到对面越来越响的脚步声,来不及躲闪就和来人撞到了一起。孩子...

「為什麼?
人不是應該生而自由的嗎?
自由思想,暢所欲言,無須恐懼...
自由信仰,自我實現,自由的愛人與被愛...
和妳一起時,有一種單純幸福的感覺。
我總不禁想著...
想著有天可以兩人攜手,平凡度日...
結局終究是痴人說夢。
我也是一身雪白,孤芳自賞。
不見容於這個世界呢。」

【昊王】 一碗人间烟火

盛夏的地铁站里依旧人流如织,甚至有来专门乘凉的人。唐昊避开一溜小马扎上的老老小小,找了块无人的地方站定,倚着墙刚打开手游页面,王杰希的消息就进来了。唐昊张望了一圈,出站闸机边站着王杰希,正远远地朝他招手。

唐昊小跑过去,还没来得及开口,王杰希直接把抱着的东西往唐昊怀里一塞,腾出一只手刷卡出站,另一只手拖着一个大妈买菜车,里面鼓鼓囊囊塞满了东西。

猝不及防怀里被塞了十来斤的重物,唐昊踉跄了几步才站稳,低头一看,我去,是个大块头的冬瓜,套着的网兜袋支撑不住开了线,破了好大一个洞。

“你……你一路扛着这玩意儿回来的?!”唐昊一脸的卧槽。

“不然呢?”王杰希有气无力道。

一路负重,胳膊都有些...

【周翔】Aimer

OOC都是我的锅。

私设注意。


孙翔在踏进剧场大门的瞬间就后悔了,放眼望去乌压压的都是来观剧的女孩子,他一个大男人挤在验票的队伍中间格外显眼。他把口罩又往上拉了拉,小心翼翼环顾了下四周。幸好现在是春天,因为过敏出门戴口罩的人并不少见,他的这幅装扮也没有那么突兀。再看前面,内厅悬挂的大海报前也围满了人,妹子们兴奋异常,纷纷排着长队和海报合影。

啧,这海报拍得难看死了,哪儿请的摄影。孙翔皱起眉头打量着人群那头海报上的周泽楷,一枝绽放的红玫瑰抵在下颌,遮住了勾起的唇角,半长的头发随意束起,垂下几缕在脸侧,平添了几分邪魅之气。

“这海报我给九十九分。”前面的一个姑娘说。...

© 浮蚁 | Powered by LOFTER